一位从晚唐出走的女刺客,静与美的侯孝贤

静,太静了,不是那种让人感到恐慌的绝对无声,而是你听见鸟叫,听见虫鸣,听见风烛,听见每个字句发音前破开空气的刹那之音,正是有了这些天然的送入耳膜的声响,你才觉得这部电影有着别一种的安静。
关于看电影,我现在越来越倾向“陌生化”的效果,在看一部片子前,尽量不去看内容介绍或任何带有主观色彩的所谓影评,当然这种愿望也常常会被微信或微博上偶尔跳出的热点文章题目所打破。先入为主的信息或概念会将观影时的猜测之乐剥夺,也会将你对主角或故事的评价带往一个预设的方向,不过完全的陌生也并不会让观影者占尽好处,你常常会遗漏一些细节,这些细节让你事后看影评时才暗自叫好,但我想若这部电影真有那么多挖掘不尽的意味,比起查好百科在电影院一一对号,不如第一遍看新鲜,第二遍再看巧妙。
看聂隐娘前我并没有看过什么剧本,只知道写这个故事的原著者裴铏,诚然如许多人所说刺客聂隐娘在唐传奇故事里并不是最离奇最曲折最动人的,但侯孝贤选择这个故事自然是有他心向往之的理由。大家不都是这样吗,在浩瀚的信息前面只攫取那一小部分,那一些些你想要的东西,而这些选择并无优劣高下之别。
片子快要开始前,我正与碧碧在超市晃荡买吃食,我给她提前打了一个预防针。“据说这部电影很闷很无聊,没什么故事情节。”她也不是毫无准备,“你就喜欢看这种,文艺兮兮的,是有多无聊啊。”“但是画面什么的很美啊,你就当看看风景好了,再无聊也比上次看《推拿》好,至少不会看得头晕目眩。”碧碧一向喜欢看美国大片或悬疑推理片,对侯孝贤式电影自然不感冒,但根据她后来在电影院睡着了的经历,想来片子至少没有让她有生理上的不适,何况我偷偷看了她在豆瓣的评分,3颗星呢。
在一开始的黑白背景过去,那一张刺客聂隐娘的片头出现时,色彩美丽,一阵微风清曳而过。随后每一个场景的拍摄都像是在摄影,千挑万选的机位,定格在那里,让人物在其中走动。场景、摆设、服装、发髻都那么精美合适,构图也花了一番心思,不美的镜头绝对不要,又配上开阔的自然风景,常常有观中国山水画之感,并且讲述点到为止,留白,选取部分段落,要观影者自己去将故事填满。最喜欢的一点当然也是我个人拍照片时常做的就是,如果是一幅远景,往往有近处某物在角落作暗影遮挡,这遮挡物是树叶也好是纱帘也好,一下把画面的景深拉出来了,看得朦胧,看得舒服。
说实话,场景虽美,一开头看确是对故事模模糊糊,对人物的身份常有猜测,后来才一步步厘清了公主、道姑、田季安、元氏、窈七、还有她爸妈之间的关系,还有一些出场人物像那个磨镜人也是回来看影评才搞清楚的,但所谓的“看不懂”不常常也是观影的一种乐趣。而众多场景中我很喜欢那段被喷得惨的画面,公主边弹古琴边讲青鸾的故事,一字一字讲得认真,寂静的氛围又将每个词语都拖慢了,真真太凄绝,这没有同类的青鸾是公主,也是窈七。
舒淇这次演戏就像是素颜出镜,一身黑衣好淡雅,两侧卷发飘飘,而她饰演的窈七就如道姑所言“汝剑术已成,唯不能斩断人伦之情。”太贴切,她的轻功与剑术都是出神入化,连自己的师父也已打不过她,解决其余小将真是眨眼的事,唯有精精儿能与之过上两招。而道心未成恐也是实话,师父最后跟随她,出手可能也是一种试探,而窈七手下似有保留也证明了她仍不能斩断这师恩之情,看不得大僚对幼子的怜惜,也看不得为自己鸣不平的瑚姬被符下咒,更不用说是否能放下与田季安的纠葛,窈七放不下情,断绝不了人伦之情。至今我也不是想得很明白,窈七的父亲说了许多次悔不当初的话,关于她为什么会被道姑带走,我还是没有一个强逻辑的解释,大概这也是公主感觉屈叛窈七的原因。但女刺客应该远不是窈七心之所想,最后的画面她选择和磨镜人牵着马匹去往远方,走得那样轻松决绝,至少这一次的隐去是她自己甘愿的选择。
这是第一次也希望不是最后一次在影院看侯孝贤,看侯孝贤也许就是看一种情怀、一种风景,看聂隐娘时我总会时不时想起《恋恋风尘》中火车末节慢慢远去的镜头,想起《海上花》那些发着细声说着软语的女子踱来踱去的画面,也会浮现《最好的时光》里舒淇坐在张震摩托车后头吹着风的样子,这古代的烟雾仿佛与《悲情城市》的小港相接。
今天看到杨早写聂隐娘的文章里说到,自己年轻时在北京的某咖啡馆看过许多所谓的艺术片高雅片,那时真是生冷不忌的年代。生冷不忌,这四个字用得真好,大学的时候,我也会把书本里提到的影史经典抄写下来,找出纪录片,找出黑白片,仿佛看到自己正在熄灯后的12点独自窝在被子里看闷闷的八部半。我也喜欢看有大反转的剧情片,但是我也需要有这些静静的缓缓的电影,给我一些电影本身以外的想象。

聂隐娘者,唐贞元中魏博大将聂锋之女也。 ——《唐传奇》
                                     
中学的时候看唐传奇,是看不见一股由盛唐到晚唐政治上的腐朽堕落和权力更迭的乌烟瘴气的,彼时只晓得沉迷于公子小姐侠士剑客道姑和尚王孙贵族的悲欢离合之篇,是以,多年后,很多篇目都不再记得,却独独将《虬髯客传》《人面桃花》和《聂隐娘》这三篇记得顶顶牢固。

图片 1

后来看侯孝贤拍《刺客聂隐娘》,当舒淇一身黑衣面无表情的出场的时候,心想是了,这便是我印象里的聂隐娘了。《虬髯客传》和《人面桃花》皆是才子配佳人终成眷属的美好故事,唯有隐娘青鸾舞镜,没有同类,合该是这副面目麻木一身黑衣整个人都如同一潭死水的模样出场了。

中学的时候看唐传奇,是看不见一股由盛唐到晚唐政治上的腐朽堕落和权力更迭的乌烟瘴气的,彼时只晓得沉迷于公子小姐侠士剑客道姑和尚王孙贵族的悲欢离合之篇,是以,多年后,很多篇目都不再记得,却独独将《虬髯客传》《人面桃花》和《聂隐娘》这三篇记得顶顶牢固。

《对楚王问》中楚襄王问于宋玉曰:“先生其有遗行与?何士民众庶不誉之甚也?”宋玉对曰:“唯,然,有之!愿大王宽其罪,使得毕其辞。客有歌于郢中者,其始曰《下里》、《巴人》,国中属而和者数千人。其为《阳阿》、《薤露》,国中属而和者数百人。其为《阳春》、《白雪》,国中有属而和者,不过数十人。引商刻羽,杂以流徵,国中属而和者,不过数人而已。是其曲弥高,其和弥寡。”

后来看侯孝贤拍《刺客聂隐娘》,当舒淇一身黑衣面无表情的出场的时候,心想是了,这便是我印象里的聂隐娘了。《虬髯客传》和《人面桃花》皆是才子配佳人终成眷属的美好故事,唯有隐娘青鸾舞镜,没有同类,合该是这副面目麻木一身黑衣整个人都如同一潭死水的模样出场了。

自《刺客聂隐娘》上映那一天起,风波就未曾真正停歇过。先前戛纳电影节上的风光无两,到上映后电影院里三三两两中途睡着的退场的迷之尴尬,再到金马奖金像奖全都收入囊中的高处不胜寒,数月间拥趸者不少,诟病者亦多之。而今时隔两年再看,聂隐娘依然不失为侯导的曲高和寡之作。

《对楚王问》中楚襄王问于宋玉曰:“先生其有遗行与?何士民众庶不誉之甚也?”宋玉对曰:“唯,然,有之!愿大王宽其罪,使得毕其辞。客有歌于郢中者,其始曰《下里》、《巴人》,国中属而和者数千人。其为《阳阿》、《薤露》,国中属而和者数百人。其为《阳春》、《白雪》,国中有属而和者,不过数十人。引商刻羽,杂以流徵,国中属而和者,不过数人而已。是其曲弥高,其和弥寡。”

都说侯孝贤最是擅长长镜头的拍摄,除了《海上花》换了种拍摄手法之外,长镜头几乎贯穿了他的整个导演生涯。因此,看他的电影,是要慢慢品的。犹如一杯好茶,急不得,只可徐徐而入,才能渐尝其醇香。

自《刺客聂隐娘》上映那一天起,风波就未曾真正停歇过。先前戛纳电影节上的风光无两,到上映后电影院里三三两两中途睡着的退场的迷之尴尬,再到金马奖金像奖全都收入囊中的高处不胜寒,数月间拥趸者不少,诟病者亦多之。而今时隔两年再看,聂隐娘依然不失为侯导的曲高和寡之作。

最早看过的侯孝贤的片子是《最好的时光》,那时年纪小,沉不下心来,冗长冗长的镜头随着舒淇安静的笑容与张震孤寂的身影慢慢推移,从台球桌到青楼,从健康到残疾,从恋爱梦到自由梦再到青春梦,整整三生三世,原以为不过就是一个矫情的文艺片,不曾想后来再看,那二人的低眉垂目间,皆是一代人的缩影,方才明了,那是侯孝贤的一方天地,就如同湘西之于沈从文,台湾之于侯孝贤。他有他自己的表达方式和美学视域。

都说侯孝贤最是擅长长镜头的拍摄,除了《海上花》换了种拍摄手法之外,长镜头几乎贯穿了他的整个导演生涯。因此,看他的电影,是要慢慢品的。犹如一杯好茶,急不得,只可徐徐而入,才能渐尝其醇香。

到了《刺客聂隐娘》的时候,舒淇与张震已经合作过多次了,聂隐娘与田季安的对手戏虽少,彼此的默契却是不言而喻。

最早看过的侯孝贤的片子是《最好的时光》,那时年纪小,沉不下心来,冗长冗长的镜头随着舒淇安静的笑容与张震孤寂的身影慢慢推移,从台球桌到青楼,从健康到残疾,从恋爱梦到自由梦再到青春梦,整整三生三世,原以为不过就是一个矫情的文艺片,不曾想后来再看,那二人的低眉垂目间,皆是一代人的缩影,方才明了,那是侯孝贤的一方天地,就如同湘西之于沈从文,台湾之于侯孝贤。他有他自己的表达方式和美学视域。

道观里,蝉鸣鸦叫,隐娘跪在门口,未见道姑其人便先闻其声:“为何延宕如是?”她答:“见大僚小儿可爱,不忍心便下手。”寒鸦一片凄叫声中,道姑告诫:“以后遇此辈,先断其所爱,然后杀之。汝今剑术已成,而道心未坚,今送汝返魏,杀汝表兄,田季安。”——杀表兄田季安是为隐娘返家之因。

到了《刺客聂隐娘》的时候,舒淇与张震已经合作过多次了,聂隐娘与田季安的对手戏虽少,彼此的默契却是不言而喻。

待得返家沐浴更衣之后,见其母,其母交还与玉玦。玉玦乃当年窈七与六郎相订婚约之物。如今玦仍完好,却白璧微瑕,珠断玉碎,公主娘娘和当初的阿窈已然是皆不在了,于是忍不住蒙帕痛哭。这便是隐娘,侠骨亦真性情。

道观里,蝉鸣鸦叫,隐娘跪在门口,未见道姑其人便先闻其声:“为何延宕如是?”她答:“见大僚小儿可爱,不忍心便下手。”寒鸦一片凄叫声中,道姑告诫:“以后遇此辈,先断其所爱,然后杀之。汝今剑术已成,而道心未坚,今送汝返魏,杀汝表兄,田季安。”——杀表兄田季安是为隐娘返家之因。

而今夜雨十年灯,故人再见,兵刃相见,纵使相逢却不识。昔日六郎如今佳人在怀,儿女成群,到底是再没人记得当年的窈七了。玉玦相抛,隐在帐后,听那女子说:“为窈七不平”,也算是为后面的相救埋下了善因。

待得返家沐浴更衣之后,见其母,其母交还与玉玦。玉玦乃当年窈七与六郎相订婚约之物。如今玦仍完好,却白璧微瑕,珠断玉碎,公主娘娘和当初的阿窈已然是皆不在了,于是忍不住蒙帕痛哭。这便是隐娘,侠骨亦真性情。

只不过从此只有隐娘,没有窈七。窈七是一个痛苦的存在。

而今夜雨十年灯,故人再见,兵刃相见,纵使相逢却不识。昔日六郎如今佳人在怀,儿女成群,到底是再没人记得当年的窈七了。玉玦相抛,隐在帐后,听那女子说:“为窈七不平”,也算是为后面的相救埋下了善因。

田季安说:“她就是要我认出她来,再取我性命,要我死的明白。”其实这个男人一点也不懂隐娘。

只不过从此只有隐娘,没有窈七。窈七是一个痛苦的存在。

聂锋护送田兴的路上遇刺,隐娘出手相救,后在白桦林被面具女子所伤。

田季安说:“她就是要我认出她来,再取我性命,要我死的明白。”其实这个男人一点也不懂隐娘。

淬镜少年替隐娘包扎伤口的时候,她俨然像一个武士,说:“娘娘教我抚琴,说青鸾舞镜。娘娘就是青鸾,一个人,从京师嫁到魏博,没有同类。”青鸾舞镜,一个人,没有同类,说的何尝不是她自己。

聂锋护送田兴的路上遇刺,隐娘出手相救,后在白桦林被面具女子所伤。

晚唐,藩镇割据,各路人马心怀鬼胎,刺客云集,暗杀无数,隐娘,这个刚柔并济的侠义女子终究是没能遵从师命,杀了田季安。最后那一跪,寥寥数语:“杀田季安,嗣子年幼,魏博必乱,弟子不杀。”她的家国大义与侠义,终不是那负心之人可懂得的。

淬镜少年替隐娘包扎伤口的时候,她俨然像一个武士,说:“娘娘教我抚琴,说青鸾舞镜。娘娘就是青鸾,一个人,从京师嫁到魏博,没有同类。”青鸾舞镜,一个人,没有同类,说的何尝不是她自己。

道姑说:“剑道无亲,不与圣人同忧。汝今剑术已成,唯不能斩绝人伦之情。”人伦之情斩不绝,道不同,不相为谋。于是,隐娘转身,离去。

晚唐,藩镇割据,各路人马心怀鬼胎,刺客云集,暗杀无数,隐娘,这个刚柔并济的侠义女子终究是没能遵从师命,杀了田季安。最后那一跪,寥寥数语:“杀田季安,嗣子年幼,魏博必乱,弟子不杀。”她的家国大义与侠义,终不是那负心之人可懂得的。

最终那黑衣女子与淬镜少年携同出走晚唐,任身后长笛悠扬,古道西风瘦马。

道姑说:“剑道无亲,不与圣人同忧。汝今剑术已成,唯不能斩绝人伦之情。”人伦之情斩不绝,道不同,不相为谋。于是,隐娘转身,离去。

© 本文版权归作者  目目王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最终那黑衣女子与淬镜少年携同出走晚唐,任身后长笛悠扬,古道西风瘦马。

本文由澳门游戏网站平台大全发布于娱乐新闻,转载请注明出处:一位从晚唐出走的女刺客,静与美的侯孝贤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