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部分设法,是还是不是确实自由

本身校长做法就是错误,难道证人不能沉默,不沉默就被威胁要开除,而告密会让自己在学校更难生存,不告密则被威胁要开除,有良知的校长不会去为难一个正直的成绩优异而家境编比较贫寒的学生,而校长似乎是靠拍马屁上位而满校皆知,本身就不是什么好人。反过来说,那些惩罚对校长来说,似乎是罪有应得。。。

注意,该文章有部分关于《闻香识女人》的剧透,介意者请勿继续阅读。
    今天看了《闻香识女人》这部电影,其中有一个情节引起了我的思考。在剧中,查理面临着一个两难的选择:一是,包庇他恶作剧的同学,但与此同时他将会被学校开除;二是,将恶作剧的同学揭发,并可以得到校长允诺的去哈佛读书的机会,但他会违背他与那几个同学约定。
    如果是你,你会怎么选择?
    在电影进行的过程中我不断地在思考这个问题。如果我是查理,我会怎么做?两个选择都各有利弊,难以抉择。而我想到的第一件事是“作恶应当受罚”,我认为这一点是人类社会良好运转的保证,若人们可以随意侵犯他人权利,那么社会就没有稳定生产运行的保障,社会关系也会因此消失。因此,那几个作恶的同学必须受到惩罚。由于目击证人就只有查理和乔治,乔治又由于有其父亲撑腰而不会告密,揭发罪行的重担就落在了查理的身上。而要揭发恶作剧的那几个同学,查理还会面临着一个问题,那就是他将会背叛他的那几个同学。由于从影片中看得出查理与那几个同学只是一般的同学关系,并不是非常要好的朋友关系。因此我以理性更多一些的角度来思考:既然并没有很好的关系,就没有义务帮他们包庇这么多(毕竟会因此而失去学籍),即便如此背叛承诺在我看来依然是十分可耻的行为。查理自身家境并不好,靠着助学金和奖学金才付得起学费,如果仅仅因为包庇同学而丢了这个学习的机会的话,在我看来这是很不值得的。至于校长允诺的那个去哈佛的机会,在我眼中并不能帮助决定是否要揭发那几个同学,甚至在感性上反而会令我倾向于包庇他们,因为我并不喜欢这样的收买行为,因而姑且不对这个因素加以衡量。既然恶作剧的同学应该被揭发,揭发后又能保住自己的学籍,又能获得去哈佛的机会,只是失去了几个并不深交的同学的关系,我觉得最后查理理应揭发他们。
    可故事的结局出乎了我的意料,在那个失明中校的帮助下,查理并没有告密却依然保住了他的学籍。第三个选择就这样突然出现在了面前,是一个更合理的达到两全的选择。我究竟有哪些方面欠思考才使我没有想到这第三个选择呢?
    最先想到的原因就是我一开始思考的范围被校长设定好的规则限制住了,我没有思考校长制定的规则是否合理就直接在其限定的范围之下进行所谓的选择思考。当思考的基础是不合理的时候,你就不可能的出合理的答案。那么校长的提供的选项究竟哪里不合理了?或者最后的结局为何会比较合理?从结局上看,查理最后既没有告密也没有被开除学籍,保留学籍的权利和包庇的权利实现了共存,合理性究竟在哪里?在我看来,无论是校长制定规则的不合理性还是包庇的合理性都体现在了对“沉默”这一权利的处理上。大家可能都听过这样的一句话“你有权保持沉默,但你所说的一切都将成为呈堂证供”,这出自著名的“米兰达警告”,在此援引仅为证明沉默权的合理性。校长用规则逼迫查理开口侵犯了查理的沉默权,因此那两个选择本身就是不合理的;而查理通过行使沉默的权利“包庇”了他的同学。纵然那些恶作剧的同学应该被揭露并受到惩罚,但这亦不能成为校长强迫查理告密这一行为的借口,查理的沉默权应该得到尊重。这才导致了这个更加合理的结局。值得一提的是这里使用“包庇”这个词语其实是不恰当的,因为查理的沉默并没有提供虚假证明掩盖事实,因此算不上包庇。百度百科“包庇罪”词条下亦有“包庇罪只能由作为方式实施,单纯不提供证言、沉默不语或者不出庭作证行为,不属于‘做假证明包庇他人’的行为,不成立包庇罪。”这样的语句,不过词条未经专业人员认证,况且我对法律所知有限也不便深究。
    沉默权,就是这样的一个权利让查理能够既不出卖朋友又能够保留下自己的学籍。就是这样的一个权利令我恍然大悟,明白了自己思考中的不足。或许,在这个言论自由的时代,我们都急着想要发出自己的声音,却淡忘了我们还有保持沉默的权利。

《闻香识女人》中Al Pacino精湛的演技,经典的Tango等优点都无需多言,另一个引人思考的便是影片中告密与否的情节。影片的主题是查理坚持自己的原则而不肯出卖同学,结局是温馨的,但是不免让人想到其它的几种可能。
如果查理家很穷,并且父母需要辛苦工作供查理上学,而查理如果被开除,则有可能成为社会中下层碌碌无为的一员而无法改变自己的命运(这种情况在国内屡见不鲜),那么他选择告密与否就不仅代表自己,即是他的选择不只需要对自己负责,而且需要对家庭负责,那么他是否有权力简单地作出不告密的选择?
影片中校长当着众人的面质问查理,这种情况人可能由于内心所谓“英雄情结”而选择反抗。如果校长选择一种更聪明的方式结局也可能不同,例如校长可以隐瞒告密人的名字;或者制造一个囚徒困境,让乔治和查理扮演两个囚徒,谁先告密就可以免于开除,那么查理是否对他所谓的“友谊”真的这么有信心呢?
一个人有自己的原则,他/她愿意坚持自己的原则不惜作出牺牲,那么我们不禁要问,如果你所坚持的原则本来就是站不住脚的呢?影片中查理的原则是基于友谊吗?但是他与那几位同学从经济到感情都没有很深的联系。那么查理的原则是否基于一种同龄人之间的基本道德——不能卖友求荣呢?有可能。
那么我们又遇到一个古老的难题,即人的想法是否真正是自发的?就像弗洛伊德说过人只有在醒来时才知道方才是在做梦一样,我们“感觉”到一个想法是我们自己的没有什么意义。在一个经典的催眠试验中,一个人A被催眠了而误认为B拿走了他的书,而事实上他根本就没有带书,在此时,A一定也认为这个想法是他自己的。那么一个所谓原创性的作品,是否有可能是作者之前所看过的许多材料在脑中排列组合而成的呢?不自由与自以为自由,哪个更不幸些呢?
于是,人的大脑便成为了各种思想的斗兽场,哪种思想和意见权倾一时,人就采取哪种思想。

© 本文版权归作者  舞神殿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本文由澳门游戏网站平台大全发布于影视影评,转载请注明出处:一部分设法,是还是不是确实自由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