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本人写,我也来牵强的解读一下

影片开始不久,树先生看到一群小孩打架,然后去吆喝了几声,问其中一个小孩谁家的种呀,小孩说“我们谈判关你啥事呀”。愣是把我笑崩了,王宝强的笑场由此展开。
当树和姑娘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司机问树要不要和他进程,树下车了,但是等车开了十几米的时候却又追了上去,司机就对树说:“树哥,你这个人格咋这么不稳定呢!”这腔调,足够东北味儿。
树大喜的前晚和自己亲弟弟打架了,就因为借的婚车不是皇冠的。就在这个晚上,树终于梦见了自己失去的哥哥。这是他的哥哥去世后第一次出现在他梦中,而且这次是为了庆祝树的婚礼来到。
早上醒来很多人围着被打得鼻青脸肿的树,司机又说了句逗人的话“树哥,你醒醒啊,你人格咋这么不稳定捏?!”哈哈。
树怎么后来还成算卦大师了呢?
影片后面树的妻子小梅到底回来没有呢?
影片结束的有些让我不知所措。
影片到底是在提醒那些仍然一事无成,并且仍然在腐朽的年轻人呢?还是要歌颂下几乎是一无所有的婚姻呢?还是梦到解析?
最后我真的不懂了。

说实话,第一遍没看懂,然后在豆瓣转了一圈,结果发现大家好像也没看懂,于是刷了二遍,勉强看出点东西,至于导演要表达什么,我就真的看不出来了。

他爸爸吊死了他哥哥, 王宝强所演的树又在篝火旁掐死了他的爸爸,在之前没结婚之前已经有了这种症状,他的妈妈问他 怎么了,他说眼花了,当时就有了精神不正常,后来新婚当夜没借来好车他弟弟还打他,结果就疯了。 他在半疯之中,获得了没疯的人格,让之前被跪变成了让人跪,后来他的老婆等一系列都是自己幻想的最好的结果,其实他的老婆没回来,借司机(我也忘记了叫什么)之眼说明了王宝强已经疯了。 《Hello!树先生》这部电影,本来是当喜剧来看的,但看到后三分之一的时候,才明白这不是意大利《巧克力和面包的故事》,而是鲁迅笔下血淋淋的“药馒头”,导演用魔幻现实主义的手法通过树的经历巧妙的把这个时代的荒诞摆在了观众面前,让观众不由自主的去沉思,的确妙不可言。韩导也许也明白,拍这种敏感题材的电影,如果像《小武》般太直白,就有可能像贾导一样被禁拍多年,如果像《让子弹飞》般太隐晦,又如隔靴搔痒,刺激不了观众们日渐麻木的神经,梵高说过,在精神贫乏的土地上,真正的艺术家能做的只是象火车一样,抛弃他的观众,不停的向前奔跑。从这点看,韩导在艺术的处理上比于贾导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树哥爱面子,本性单纯善良,在残酷的现实面前懦弱,颓废,这种典型的小人物性格就像阿Q一样不难在我们身边找到原型,他象征着在中国现代化快速发展的进程中感到无所适从看不到未来而且又被社会边缘化的那类人。在内外因的共同作用下,他的一生注定是一张桌子,上面摆满了各种各样的杯具: 1.小时候看到自己父亲失手勒死了犯流氓罪的哥哥,这在他内心深处即潜意识里留下了阴影,说明了他家庭教育的失败,这段经历也是他最后成为精神病二代的病源,但要注意他哥哥的悲剧也离不开社会的因素,流氓罪?韩导给他哥哥安一个这样的罪名也是对当时社会风气的极大讽刺,还有安排陈艺馨这个婚外情二代的角色,也说明了他们是承担了自身历史的宿命者,他们注定逃不出自己的宿命,这也是当代很多农村青年的真实写照! 4.朋友小庄刮了二猪的车,他想劝架为小庄解围,却被刚刚还拉他上酒桌喝酒的二猪甩在一边,斥之以“你算老几”,这道出了他在表面风光下其实很卑微的地位; 5.老大不小的他看上聋哑人小梅以后,也不乏追求的勇气,其实刚开始他和小梅都看不上对方的,后来迫于现实压力走到一起,因为他们都找不到更好的,如果他们婚后能过上甜蜜的小日子,这种结局也算好了,但韩导又特意安排了几个小细节预示着要将树哥的悲剧进行到底:一是小梅会吸烟,小梅也是底层人物,她遭遇的社会歧视和挫折甚至比树哥多,她有可能也像树哥一样对生活迷茫和堕落,这两个人走到一起能有什么未来?二是树追求小梅的动机和方式:动机不纯,有牵强迫于无奈而为之;方式浮夸,用庸俗无聊的短信去表白,可见她们的结合没爱情可言,更多的是为了某种必要的社会程序。三是小梅在盲人按摩店上班,这种场所大多是“失足妇女”的落脚点,又从新婚夜小梅那熟练的办事动作更进一步证实,她已不是什么清纯的大家闺秀了。 6.树的结婚是他人生的一个转折点,不在结婚后奋起,便在结婚后崩溃,遗憾的是他崩溃了。这个触发点是弟弟没给他借来“皇冠”,让他最后的面子也没有了,按照埃里克森的人格发展八段论,他现在需要解决的主要矛盾是工作和婚姻,也即第五和第六阶段,工作可以让他有同一感,婚姻可以让他获得亲密感,从他小时的经历来看,他在人格发展的每一阶段应该都不理想,这已经让他的人格产生了很大的障碍,现在工作和婚姻又是这样,所以他的崩溃也是必然的。精神病多在30岁以前发病,婚姻又是人生一大事,这个刺激对他太大了,他和弟弟扭打的过程就是刺激进一步升华的过程,从这也可看出, 他弟弟和他关系不好,不了解自己的哥哥,对哥哥很冷漠,这也是诱发因素。弟弟的轻蔑与满不在乎,压倒了他精神世界的最后一根稻草,在这个没有人在乎彼此感受的荒凉世界里,他突然想起了因犯流氓罪而被爸爸吊打致死的哥哥。于是婚礼上,树先生第一次产生了幻觉,他看到哥哥带着县文工团的女朋友回来了,为他载歌载舞,唱起了八十年代最流行的《冬天里的一把火》。这种幻觉就像YY,弥补了现实的残缺和精神世界的空虚,就像《黑天鹅》里的Nina,树用幻想填充完美,Nina却最终牺牲了自己。 树哥的悲剧是让人惋惜,也许很多人看了后会认为这只是个个例,这只是个精神病患者的故事,但如果你知道中国有1亿的精神病患者后就不这么想了,他的病不是遗传来的,他在器质上是正常的,后来出现他奔跑时容易跌倒的情景是因为他的视器和内耳的前庭系统受到损坏,导致平衡觉失灵,视器是因为眼部曾受过伤,内耳可能是与弟弟殴打造成的,又加上长期的焦虑,紧张,导致丘脑,大脑功能絮乱,产生妄想和幻觉。可以说他的悲剧完全是由家庭教育,社会风气等社会因素造成的。靠几片阿普唑仑是治不好的,这也是我们看了该片后要深层次思考的问题:中国到底少了哪味药? 从英国工业革命开始,世界各国城市化就一直不断,但中国的城市化起步晚,发展快, 所以在城市化过程中出现的问题也最多,各地政府利用“土地财政” 来发展地方经济,美其名曰“城镇化”,他们向农民征地来换取同等城市化用地的指标,这本没什么错,但现行的土地征用制度也没有充分尊重农民对土地财产的所有权和使用权 ,在社会就业压力大社会保障不健全的情况下,土地被征用就意味着农民失去了最基本的生活保障,部分农民过着种田无地 ,就业无岗,低保无份的边缘化生活,树先生可以看做一个钉子户,最终还是被强拆了,他虽然拿到了5万元补偿款,但他最终还会返贫的,试想,如果他返贫后没了地,他还有活路吗?要么变成“犀利哥”,要么就只能见马克思投诉了。 受西方自由主义思潮的影响,中国人的价值观出现了混乱,对金钱,地位的追求超过了对真善美的追求,这导致了社会的集体冷漠,树本性善良,也热心帮助别人(虽然只能帮帮小屁孩劝架),但他面对的周围庞大的冷漠与轻蔑,虽然表面风光和谁都能搭上话,但他其实融入不了身边的生活,就象素席的诗一样《每个人都是一座孤岛》。二猪和陈艺馨都是城镇化发展的受益者,但他们的道德都存在缺陷。这也证实了现代社会的荒诞,富了的他们到底还需要什么才能得到满足?记得在《暮光新月》里吸血鬼爱德华向贝拉说出身边人的思想,他说一个人在想钱,另个人在想性,这实在是精辟,如果让爱德华看看树在想些什么,他会怎么说呢?树很单纯,他需要的只是家人的关心和周围人的尊重而已,但就这两样他都得不到。 失地农民返贫,农二代教育跟不上,环境破坏与浪费,对弱势群体安置不力,这些就是中国城市化进程出现的问题,这就需要中国的新农村建设与城市化统筹发展并完善相关机制的建设,并大力推广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这样才不至于使我们人人都变成“树先生”。 影片结尾部分,所有人都奔向太阳新区,这段像极了《黑泽明之梦》的水车村庄中最后的场景,百岁老人的话也记忆犹新:“我不需要亮得连星星也看不见的光。”“人在世上好好尽完自己的本分,然后问心无愧地死去,是很可喜的事”,人类的未来将奔向何处,这是个悬念

首先,很多人解读说什么超现实等等的那些,我是不太赞同的,在我看来,就是一个精神病从潜伏期到发疯的过程。

再者,很多人认为发疯的时间点是树和弟弟打架,这点我也不认同,那么下面给大家说下我的看法。

首先,电影一开始,树就在一颗树上蹲着,这是巧合吗?上房不可以吗?树哥蹲树上,这安排明显是有深意的。

我认为树哥本名可能并不叫树,是因为父亲杀死哥哥,而父亲又被判死刑,所以他从小精神就不正常,总在树上蹲着,从而有了“树哥”这个外号。

电影在展示树蹲树之后,镜头一黑,转场到了镇上。

通过简单的一段修车情景首先点明,树哥并不敬业,而且因为修车师傅的身份,与镇上开车的司机相熟。

司机与树哥保持良好的关系好理解,因为有很多要求到树哥的地方,比如修车时用点心什么的。

但在司机与树哥聊到矿业要开门营业的时候,司机明显说了句很不恰当的话:剪彩可能要请树哥,以树哥的身份,不当个领导都白瞎这人了。

这段对话相当违和,根本不像朋友之间开玩笑,特别是司机说完,树哥只是有点不好意思,好像人家真会请他一样。

接着,一群小孩起争执,树哥上去劝架,人家问他,你是谁啊?

对啊,树哥是谁?为什么有人说他可能被邀请去剪彩,然后紧接着就当自己是个人物了,还去劝架,正常人脑回路是这样的吗?

其实这里要表现的就是,树哥精神有问题,根本听不出好赖话。

接着,树哥眼睛受伤了,在医院抓住了何洁护士的手不放,还一脸的坏笑。

这段几乎没有人在影评里提到,因为实在有些意义不明,但联系到后面我就有了个猜测:树哥接触了女人,一个轻微精神病患者突然意识到要找个女人了。

影片里也是,抓手后没说结果,然后树哥就出院了。

哦,这里要插一句,关于树哥走路的问题。

最开始我以为王宝强是要像“赵四”一样塑造个个性很强的人物,所以选择了大鹅走路的姿势。

这里要说明一下,农村养的大鹅就经常双翅后撑走路,所以说像企鹅的,你们一定没见过活着的大鹅。

好吧,还说姿势,整部电影里,再没有一个人存在这种怪异的姿势,所以树哥就显得特别的醒目,我认为这是导演故意安排的,表明树哥的轻微精神病状态,不然你说这怪异的姿势还有什么作用?

ok,说完走路咱们再回到电影里,树哥出院了,然后他就开始靠声音识别人了。

小庄他是听出来的,而且是在距离非常近的情况下,高朋站在路对面,就更不用说了,导演借用两个人的手说明了一个大问题,树哥已经在半失明状态了。

接着,后面饭店的一段,就更有意思了,二猪居然说让树哥去给他打更,而且笑着说,根本没人敢惹。

大家想想,什么人才有这威力?自然是精神病,杀人都不犯法的好么,所以这是导演第二次安排情景点明,树哥的精神一直有问题。

而且,导演怕大家以为树哥是个黑社会或者有背景什么的,立刻安排一个树哥认识的人刮了二猪的车,然后树哥出面说要给点面子,结果面子被踩成了鞋垫子。

这回大家明白了吗?二猪说的那话,就是为了加深树哥有精神病这一事实,但好像大家都没看出来啊。

接下来,没要到面子的树哥,又上了司机的车并遇到小梅,但在导演之前强调了两次树哥视力问题后,你们认为他能看清车里的女人是丑是美吗?

这里就是跟何洁护士的那段联系起来了,他想女人了,然后遇到个可能很美的女人,并且没跟他说过话,最后他还跟进了城里。

接下来就是影片的分水岭了,高朋结婚。

为什么说是分水岭呢?第一,高朋顺口搭音说同意让他母亲去跟小梅说说,第二,树哥遇到了童年老友,忆贫!

对,就是这两个字,树哥当时叫的是忆贫!之后在因为家里的地被二猪占用的问题上起了冲突,然后被迫下跪,躺在床上之后,他才把忆贫的名字叫成艺馨!

我认为,这个时候,树哥才真的疯了。

理由一,树哥在醉酒后也不敢与二猪动手,但后来自己婚前与老三却打了起来,这两个地方太矛盾,所以我认为,树哥是下跪后被刺激就疯了。

理由二,忆贫和艺馨这两个名字的切换太诡异,而且说完艺馨的名字后,树哥就说,活着没意思,而且也只有在疯了的情况下才会叫错小时朋友的名字吧?

所以,高朋婚宴是个转折点,之后所有的一切,都是树哥的精神世界。

如果你不信,那咱们数数树哥都干了什么。

1半瞎状态去了长春,还发现了艺馨虽然有钱,但三心二意,夫妻并不和睦,这应该是树哥心里所期盼的,不然讲了那么一大段,有什么意义?所以仅仅是树哥的幻想。

2与小梅的短信联系,极其诡异的是明显没什么文化的树哥居然还能整出不少词儿,撩妹撩的那叫一个顺利,不是幻想还是什么?

3离开长春后与小梅见面,小梅居然大胆的说不用跟父母商量,甚至用嘴型说出了傻样两个字,聋哑人这件事很难办到吧?

4因为皇冠车与老三大打出手,一个给人下跪的怂包,之前明显弟弟更横一些吧?醉酒之前也表现了,还是很怂。

5那场大火,第二天明显什么事也没有,而且树哥又上树了,还看到了大哥带女人回来了。

6新婚之夜,女人的主动,这个树哥真不会,所以只能幻想女人主动了。

这里说下,有的影评说小梅是按摩妹,你们真看电影了吗?小梅父亲是盲人,搞正规盲人按摩的,不记得的去重新温习一下。

7其他,那些就更神奇了,预测停水,母亲丢下有精神病的儿子去了城里,出席剪彩等等,反正是诸多被大家称为超现实主义的事,全都集中爆发了。

而最后小梅怀孕,就更是幻觉了,但司机看到他在山上跑那段应该是真的,毕竟,司机知道,树哥名字的由来,还知道,他就是有神经病。

好了,这就是我的解读,赞同不赞同的,我也无所谓,但请说人话,别一上来就人身攻击,谢谢。

另外导演想通过电影表达什么,我是真的看不出来,而且这片除了看不懂之外,好像真的没啥意思,就这样。

© 本文版权归作者  暴龙焗饭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本文由澳门游戏网站平台大全发布于影视影评,转载请注明出处:非本人写,我也来牵强的解读一下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