硬币的两面,离开总是比较容易的

不管是电影还是小说,故事都是以角色驱使着。这是我最爱的叙事方法,角色不再是为剧情服务,他/她们是剧情的主导推动者。导演Sebastián Lelio前两部作品亦是如此,有人会说剧情的缺失是他的死穴,但对我这种更愿意和角色一起体验电影的人来说,Lelio是块宝。

电影详细描述了Esti从觉醒到反抗。一开始,她顺从长辈的话,嫁给了所谓适合自己的Dovid,过上了传统犹太妻子的生活,假发、服装甚至每周定期的性生活。Ronit爸爸去世,即使在所有人都不联系Ronit的情况下,她依然联系了Ronit,因为她希望见到Ronit。接着Ronit回到故乡,虽然Esti还与Dovid进行着定期的性生活,甚至在非定期的时间,Esti也试图亲吻Dovid来挽救。但只要与Ronit一个眼神的对视,她就清楚自己的内心了。在Ronit爸爸的房子里,Esti主动亲吻了Ronit,这段在青春期戛然而止的恋情像一团烈火熊熊燃烧。她们逃离社区,追寻自我。宾馆的床戏简单粗暴并不柔美,但能体现他们强行停滞多年后再次相遇的张力。

第二个疑惑是关于两个女主的,两个人的关系是怎么展开的,又是怎样结束的?一开始以为是从 Ronit,她确实是看似离经叛道又潇洒不羁的,不但曾经逃离了这儿的生活,因为父亲的葬礼再度回来也对这里的人充满了鄙视和不满。但实际上,不管是过去还是现在,都是Esti迈出了第一步。相比Ronit的离经叛道,她似乎更有一种饱满的内心力量来抗衡,甚至说抗衡也不对,暂时找不到一个恰当的词语来形容。我只是感觉到,两个人年轻时的恋情一定在这个小小的社区造成过很大的轰动,Ronit第一次离开的时候,她一定深深地痛苦过,可是对Ronit的感情却从没有消失,也从未减弱。可能她从未挣脱过家乡,也从未逃避过爱情和信仰的矛盾。而是对两边都坚持着,她利用拉比的去世召唤回Ronit,又利用教师的工作试图改变以后的女孩子的命运,虽然影片对此着墨和解释得不多,但我认为她传递给学生的应该不是宗教的教义吧。Ronit第二次要走的时候,Esti问她,离开总是比较容易的。虽然Ronit说不是的,但其实想想,留下来接受流言蜚语、遭受异样的眼光确实比去一个陌生又开放的地方艰难得多。反观当初一走一留的两个人,Ronit的灵魂似乎并没有在大城市得到安放,她的眼神里总是有犹疑、有无穷无穷的不甘心以及对父亲复杂的感情,也不敢主动展示对Esti残留的感情。Esti给我的感觉却是,说出的每句话,主动给Ronit的每个吻都非常的坦荡,也正是这样的她才能在得知怀孕后作出和丈夫离婚的决定。她说“我生在这样的环境里,没有选择,但我不想我的后代也没有选择的自由。”看似Esti没有选择,但我觉得她每次都做出了负责任的选择。包括和Dovid的婚姻。我并没有讨厌Ronit的意思,这两个人物在双瑞秋( Rachel Weisz + Rachel McAdams )的演绎下交相辉映、相辅相成。

Esti

感谢北京国际电影节,让我有机会不出国门二刷这部不会在国内全面上映的电影。第一场在三里屯的美嘉欢乐影城,影院贴心地把座位套换成了彩虹色,第二场在五棵松的耀莱影城,巨幕的效果震撼。

其实这篇电影值得一说的地方很多,看的时候可以感觉到同性恋不是重点,反而是对宗教的挑战的意味更重(当我意识到同性恋也只是爱情的一种时,抛开要和世俗观念斗争的深层次意义,我就只觉得恋情中的两个人都和我们其他人在爱情问题中的人是一样的了)。看的时候,我很疑惑,首先是对地点的,这个地方建筑很现代,人们室内的装饰也是典型的欧洲风(我心里还默默感叹 Esti 的厨房真好看),但人们的言谈举止却十分传统,尤其在性别观念上有很多禁忌。Esti 一直戴着的假发以及在安息日晚餐上关于婚姻的话题,还有人和人之间那种带着距离感的客套礼貌,在我看来都有一种很不自然的感觉。或许可以理解为每个人以宗教为依托,但每个人又都被宗教束缚着。这是一个被宗教封闭起来的空间,和其他城市同处一个时空,但又像和外面的世界全然无关。浅薄的我没有意识到在欧洲的一些犹太社区,依然保留着这样的生活。

是的,回来的目的是为了缅怀父亲。但在这片不属于她的地方,她甚至不知道如何去缅怀,或是如何告诉一个死人,她爱他,请原谅她。Ronit带上面具,让自己看上去更坚强,却从Esti进入眼帘的那刻起, 乱了手脚。

© 本文版权归作者  墨天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第三个疑惑,是关于讽刺和暧昧。影片没有一点黑色幽默的成分,却给我一种讽刺感。从片名违命让我联想到天命不可违,当然不单是说感情取向了。另外穿插在其中充满诗意的宗教语言,单纯从文学角度欣赏,不探究其内涵和理念,确实是美的。

Ronit Krushka,离开家乡Hendon后把名字改成了Ronnie Curits。她说这是她的Professional Name,但谁又知道在纽约还有其他人知道其实她姓Krushka吗。Ronit就是这么一个跟自己的根、文化、所爱的人们、整个过去隔绝的人。现在时隔数年,因为一场葬礼再次回到Hendon这个将她流放、遗忘的地方——本地报纸的悼唁里赫然写着“伟大的拉比膝下无子女”,父亲的遗嘱里甚至没提及她的名字,感觉她唯一存在的地方只有别人的闲言闲语里,还有Esti。而与这个世界格格不入的Ronit,内心所需求的,却是重新拥抱这一切——想让世人知道她是他父亲的孩子、想让已世的父亲知道她爱他,想让她爱的人知道她爱她。

虽然电影的封面是双Rachel的亲吻照,但电影所表达的是更广泛的违命,Ronit和Esti的感情是后面一切的导火索。电影里着力描写的三个主角Ronit,Esti,Dovid都有着顺从、觉醒与反抗。一如Rachel Weisz在采访中所说:It's all about obedience and disobedience。

© 本文版权归作者  白水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Esti对Ronit来说,可以比作是家的存在。Ronit得知父亲遗嘱中把房子捐给教会,戴着正统犹太已婚妇女都会戴的假发走上街,Esti默默尾随着她。(两个背影,一段路程,想到的是Esti在没有Ronit这些年里,或许也曾看见与Ronit相似的背影,她默默跟在后面,不忍把梦叫醒。) 但现在Ronit回来了,Esti叫住前面的人,询问假发。当我以为这又是一个可爱幽默的时刻,Ronit却再次流露出我们在影片开头看到她应对父亲死讯时,一脸迷茫的表情。

虽然电影宣传和大家关注的焦点在两位女生的感情上,但Dovid这个角色是不容忽视的。作为传统犹太教义下长大的孩子,他十二三岁就在犹太领袖的身边学习,生活传统而波澜不惊。儿时三人玩耍,随着Ronit离开,变成了两人同行,继而结为夫妻。他是一个善良,包容且希望改变Esti的人。当Ronit回来后,Esti与她愈发明显的感情发展,让Dovid自我怀疑。

Esti的丈夫Dovid在结尾的时候也谈到了选择和自由,影片里束缚人们自由选择的是宗教,那在我们的生活中,又有什么呢?除了传统的观念,天生的责任感,说不定也有人性的自私吧。这是我发散的思维,和影片无关。

Esti带上帽子匆忙逃离,电影开始了她的旅程。Ronit在Esti的故事里,是主导,也是旁观者。

Ronit

这时候我也才get她不是在卖可爱,她只是想Fit in,想重新感受下做个正统犹太人是什么滋味。Ronit的情绪持续低落,那种无奈、委屈、难过又生气的样子,被诠释得处处到点。她不知道这个地方还有什么值得留恋的,所有的事都在与她作对,甚至是老房子的门。《Lovesong》响起的时候,Esti跟着旋律哼唱,用尽全力享受着和她等了那么久的人独处的时光;Ronit这一刻却是那么破碎。眼前所爱的人,是他人妻子;父亲临终病床的日子,毫不知情;从小长大的房子,不属于自己;父亲的遗嘱与这片长大的土地上,没有自己的痕迹。这一刻的Ronit真的好弱小,真的好想给她一个拥抱....... “Esti,你觉得我该提前离开吗?” 一分钟前还毅然决然说要改机票离开的Ronit,又犹豫起这个曾改变她人生的问题。留下来的意义是什么?我真的不知道,但她还是犹豫了,对着眼前这个人,或许只能问眼前这个人—Esti,是发小,是朋友,是爱人,是家的联系。

对于Ronit来说,她的违命可能是远走他乡,改名换姓(摄像师的化名)。到纽约后,她把故乡的事情封闭在一个盒子里,并未打开。但当他回到故乡后,盒子再次的开启,让他重新面对曾经逃避的一切,在Esti的爱情和Dovid的亲情及宗教释义,最终让他成长并勇于面对一切。

电影的前半段,属于Ronit的旅程。Esti在Ronit的故事里,是更主导的存在。

虽然电影的封面是双Rachel的亲吻照,但电影所表达的是更广泛的违命。电影里着力描写的三个主角Ronit,Esti,Dovid都有着顺从、觉醒与反抗。一如Rachel Weisz在采访中所说:It's all about obedience and disobedience。

-Thank you for teaching me to love.

Esti

Esti走到Ronit的跟前,亲吻她或许冰凉的手、把手放在她的胸前,是的,这是个心在跳动的活生生的Ronit,Ronit真的回来了。一个在胸口的触摸,打开了Ronit尘封心。Esti抱住Ronit,像是把整个生命都放在Ronit身上“No.......”, “No, I don't think you should leave at all." 我无法衡量Ronit有多需要这句话、这个拥抱,Esti像是胶水把这个破碎的孩子拼凑好。对Ronit,她找回了家的联系,找回了她以为丢失掉了的爱。她对Esti说:"Thank you, Thank you.”。

Dovid

通过Esti,我们也才见到Ronit的另一面,一个破碎、柔弱、需要归属、需要被爱、被认同以及表达爱的人。

Esti的违命,是身处犹太社区依旧追寻自己内心的声音。从最初的摇摆不定,到最后怀孕依旧选择离开,这是我心中隐忍而坚强女性的模样。她在一步一步自我认识中,走上自己选择的人生道路。

Kuperman是完全不同的另一个人。安静(话语+形体),守规矩,做着一个已婚犹太妇女该做的事——买菜做饭洗碗招待客人,每周五晚的嗯.............=

其实看书的时候很多次想朝她大吼为啥要这么安于现状啊喂!后来才明白,她是一个有很强inner strength/credit的人。在她为上帝放弃表达真正自己的表面下,有她的一整个小世界,装着的是Ronit与工作。所以于我,与其说Esti是宗教的牺牲品,不如说是爱的信徒——想象Ronit在纽约的房间,算着时差什么时候Ronit醒着,什么时候Ronit睡了。电影里有一段Esti说Ronit离开后她病了,Ronit:"What sort of ill?" Esti:"In my head." 理一下,Ronit离开,她病了,所以和Dovid结婚了。这样一个决定,从最初就不是理智的。

对Esti来说,Ronit即是爱的存在,爱Ronit是最简单自然的一件事,是她勇气的来源。现在Ronit回来了,也重新给了她勇气去disobey。

从校长办公室出来的Esti,气冲冲的责怪自己像小孩一样,她想要停止,却又无法让Ronit离开。Ronit用手整理她额头凌乱的刘海。一个细小的动作,将矛盾化解,将Esti慌乱的心重新平静。Ronit带她离开Hendon,地铁上深情看着她,马路上主动牵着她的手,突如其来的,将她壁咚在巷子里亲吻她。Ronit在为Esti展示她可以拥有的生活,只需要几站路的距离,就可以自由的与喜欢的人手牵手。Esti让Ronit引领她,脸上带着些许克制与慌张,直到酒店房间门打开的一刹那,所有的压抑与欲望随之释放,我们也才看到一个真正的Esti,狂野、幽默、自在、深情。事后,Esti讲述她对Ronit的感情,Ronit拿出相机为她拍照,这是Ronit对爱的表达。Ronit镜头里的Esti,是她最美的时候。

在书里大概排第二操蛋的场景,Ronit告诉Esti她要离开

Esti: “Leaving again, Ronit? Why is it, do you think, that you’re always leaving or planning to leave?”

Ronit:“Why is it that you never ask me to stay?”

Sometimes I think that if she’d asked me, even once, to stay, I would have stayed forever. The Rabbis teach that we each hold worlds within us. Maybe both these things are true. But she never asked. And so I had to leave.

因为她从来没问,所以我必须离开。wtf is that?!!!!!!!! (BTW,第一操蛋的是Esti爱了Ronit一辈子,在最后move on,不爱了,选择留在Hendon和Dovid一起,即使她喜欢的是女孩子。)

但在电影里,她们当初分开是被Ronit的爸爸发现。这一回,Esti一次次让Ronit留下,Ronit也一次次为Esti留下。这大概是我最欣慰的地方,那个我熟悉的书里的Esti只在影片开头出现,现在有Ronit在旁边的Esti更加的有血有肉,仿佛内心的小宇宙一直在蓄势只等着爆发。她会在别人评论Ronit改姓氏的时候替Ronit说话,被Dovid对峙真相时,几乎毫不犹豫回答“I kissed Ronit”。在Esti以为Ronit离开后,她半夜又去到酒店,似乎是去寻找Ronit的痕迹,去找回点Ronit的勇气。再次见到Dovid,她是那么的坚定与理智,“请让我自由,我没有选择,但是我希望我的孩子有。”

这就是为什么我觉得Esti内心很强大的一点,她当然知道自己喜欢女孩子,留在Hendon嫁给Dovid,是她的选择。Ronit的回归,不一定是她追寻自由的所有动力,却是她在追求自由的路上不可缺少的勇气来源。这让她的违命,更加的有价值。那她还是个虔诚的犹太教吗,我觉得是的,用小说里Esti说过的一句话:if God wishes to punish me, so be it; that is His right. But it is my right to disobey.



We're disobedient to the novel——Rachel Weisz

这是在之后的采访中看到的一句话,真的是很喜欢了,因为这部电影修补了我对小说所有的控诉,修补了小说里最bother我疑问:Ronit对Esti到底是啥感情? 所以这里值得一大段来说电影里Ronit对Esti的爱。

去年在推上问小说作者这个问题,她回答:I don't think Ronit knows whether she loves Esti or not.

你写了段爱情故事然后没有交代主角的感情,真的很伤害读者。

但在电影里,我没有片刻怀疑过Ronit对Esti的爱。像上文所提到的,Ronit是个封闭缺爱的角色。Hendon与父亲将她流放,她只能将这一切尘封起来,才能停止受伤害,停止对家的感情。在纽约看似自由、快乐的Ronit,重来没有真正的自由快乐过。

能走进她内心的,只有Esti,没有其它人了。

得知嫁给Dovid的女孩子是Esti,她手抖着拿着烟。老房子被Esti告白,她从疑惑到热情的亲吻她。意识到这是不对的,她推开她说对不起,却在下楼后又情不自禁的再次亲上去。第二天,她为Esti留了下来,乖乖在学校门口等着她下课。Esti说:“我们不能这样下去”,她回复:“那我明天就走”,Esti说:“我不想你走”。于是,她牵着她的手,带Esti逃离Hendon。

Ronit对Esti的爱,一点不少。“为什么你不离开,Esti?为什么不跟我去纽约?”这句话可以用作当年,也可以用作现在。Esti问她:“离开对你来说就那么容易,是吗?” 她低下头,“不,一点不。” 一句话,道出了Ronit所有的苦。

离开,更正确的问法是,为什么不离开。Hendon是她所有疤痕的来源,在纽约不意味着伤痕会愈合,却能忘记伤痕的疼。她开着玩笑说留在Hendon不如自杀。

但我们看到的却是,她为了Esti,一次又一次的留下。她爱Esti,这个理由足够了。

“Ronit is bisexual or she’s gay for Esti. She loves Esti. It transcends definition. Esti is the love of her life and she happens to be a woman.”

Rachel Weisz在一个采访中如是说道。Esti是Ronit的一生所爱,这样的爱打破了界定。Ronit的性取向标签在这里无足轻重,因为Love is Love,她爱Esti,其它一切都是次要的。

亲爱的Rachel女士,你不知道这是多么重要的一句宣言。Ronit的爱不存在在小说中,电影里的表达也内敛且细微,因为Ronit从来不是能轻易表达爱的人。

在Esti和Dovid周五例行完公事后的第二个镜头,她高调穿着皮裙+丝袜下楼。是她在昨晚听到了什么吗?我们不知道,但是我们看到的是,随后的祷告中,她的眼睛直勾勾的望着Esti,眼神里全是怜悯。她在Esti和Dovid吵架对峙的时候,就坐在房间外的阶梯上,所有的内容,她都静静听着。“我觉得你应该离开他”,她随后对Esti说,语气里有难过却又坚定直白。她在Esti请求Dovid还她自由时,试图劝说Dovid,话没说完却被Dovid打断:“别来插手”。 是啊,这是人家的家事,她不过是个外人。但她收获的是Esti那句:“你回来了。”

当我想到Ronit,最难忘的是她的那双眼睛。从开头在工作时的热情与专注,到酒吧里、厕所隔间、溜冰场上茫然与忧伤,到每一次充满无限温柔、怜爱、渴望的眼神看着Esti。在这些之外,时常还种距离感。某种程度上说,Ronit在Hendon确实也是这样的存在,只是个旁观者,局外人,无法融入,也无法离开。直白的说,很多时候,就是没用——无法去联系一个死去的人,无法将自由给她一生所爱的人。她在Hendon,只是引来麻烦,然后站在那里,无能为力的,看着Esti与Dovid各自挣扎。当Ronit在机场候机的时候,电影似乎穿越回到过去,悲剧历史就要重演。Ronit在机场椅子上睡了一晚,拿着行李,回去找Esti了。她的违命是留下,多么的普通,却又艰难。



电影的最后,是Dovid的秀。

Dovid在电影里,是Ronit的朋友,Esti的丈夫,同时也是宗教的象征、父辈的象征。而《违命》区别于其它传统剧情的地方,很大程度上在于Dovid这个角色。他是善良的,并且性格里散发着一种女性的阴柔感。

Ronit回来后,他邀请她住在家里,在别人指手画脚时,他站在Ronit这一边,他和Ronit也是有感情的。但随着Ronit的回归,Dovid也察觉到Esti的变化。在浴室慌忙的Esti,房间里突然凑来亲他的Esti,拒绝周五历事的Esti。那种努力隐藏,假装一切都没事的状态被Nivola诠释得特别到位。他所有的举动,只是出于想对Esti好,因为他看到了当初Ronit离开后Esti是如何“病倒”,所以在知道真相后他对Esti说的是:“Do you want to get hurt again?” 。

而对宗教,电影传达了宗教是个学习的过程,我们看到Dovid和学生们讨论《旧约全书》或者Ronit说父亲以前总是呆在书房读《旧约全书》然后看书评然后看下一本书评。不同的基督教派别有不同版本的上帝,不同的人对教义也有不同的理解。

所以当我们随着Dovid的视角来到教堂,看到他对信仰的质疑,对去爱一个不能够爱自己的人的悲哀,对Esti与Ronit无法自由的爱彼此,对Esti无法自由的做自己,对Ronit无法在父亲的历史里留下自己的痕迹,所有的铺垫,都引领到这一刻。心,跟Dovid悬在一起,他谈到老拉比最后的讲话,关于天使与恶魔,他们没有选择。而行走与天使与恶魔之间的人类,我们被赋予了选择的自由。“你(们)自由了” ,Dovid顺理成章的说出这句话,没有意外没有惊喜,却让我如负释重。这时候的Dovid,也不仅仅只是个男人的意义。他是朋友、丈夫、宗教、父亲。这时候的Dovid,成为了更接近上帝的人。



一个采访里,编剧兼导演Sebastián Lelio讲到他为三个人写了三个结局,即使这样会制造出一点毛病,但有着这样三个好角色的电影,是抑制不住不这样做的。看,Lelio就是这么个以角色为中心的导演,如果你碰巧也爱她/他们,那真的觉得被Lelio照顾到了。

Dovid的结局,是在教堂外与Ronit、Esti相拥。Dovid对她们的爱,不再单纯的被“男女不可触摸”这样的规矩所局限,他也自由了。

Esti与Ronit的结局,是去追逐爱的人,以及不再是逃亡的离开。OST里,这段音乐名叫“For Love”。这一次Ronit的离开,是我能想到最好、最轻松、最没有遗憾的方式离开。Esti穿着睡衣跑出门追Ronit,Ronit捧着她的脸,眼里都是泪水,这是她在影片中第一次流下眼泪。她对Esti说:“You're brave, and beautiful, I love you.” 每次想到这个浪漫又悲伤的结局都会让我情绪化,因为无论是Esti为自己的爱争取,还是Ronit说出我爱你,对她们来说都不是容易的事。Ronit说:“你会告诉我你以后去哪的,对吧”,Esti点点头。

对Ronit,她带走了母亲的烛台,在父亲的墓地上为他拍下了“肖像照”。拍照,是Ronit的方式表达爱。她来Hendon最初的目的是缅怀父亲,现在她也用她独特的方式,做到了。

电影结局了,她/他们的生活还没有。三个人的未来都有无限的发展空间。我觉得和电影一样,这也是一个充满善意的结局,他/她们的未来取决于观众。我想象的,是她们以后有个大HE。这么多年的分离,她们都还是疯狂的为对方着迷。现在终于能自由的相爱,还有什么理由能让她们分开。我希望她们将来一起在某个地方养孩子,就在Hendon或者Hendon旁边吧,我不认为Esti会抛弃她所爱的这片土地,如果她离开,不就变成Ronit的后果。在这里,一起做一对“叛逆”的couple,震撼这个社区。Dovid也经常来探访,三个人又像是小时候。



关于那场著名的床单、口水戏

Ronit与Esti,是两个对女性之爱、对彼此的身体都不陌生的旧时爱人。这里不需要小心翼翼的试探彼此或其中一方的第一次,不需要将衣服脱掉,也不需要唯美、观众友好/男性视角的镜头扑捉。这场床戏属于Ronit与Esti,是野性与爱意的共存,是欲望的释放是对彼此的渴望。这是两个人对对方疯狂到想要占有的状态,到了用舌头挖掘爱人口腔的每个角落,到了将口水吐在爱人的口中,并且渴望的接住,一次,又一次。你看着她们驾轻就熟、一个姿势接着一个姿势的变化,都是那些年她们爱的见证。小说里,两人小时候划破手掌做blood sister;电影里,她们交换唾液做lover。这是只属于Ronit和Esti的行为,独特且深情,一点不恶心。

后续:

Nivola透露导演安排口水戏的意义:Esti和Dovid这么多年的婚姻、周五历事没有让Esti怀孕,但在Esti与Ronit分离后的第一次sex,Esti怀孕了。可以说,口水是让Esti怀孕的比喻。Ronit让Esti怀孕了。(导演的大脑太强大!喜欢!)

对三位演员的表白:

小说是Rachel Weisz在众多Lesbian文学作品中的选择,用了三年半的时间,将小说搬上银幕。作为电影的制片人,她在前期剧本开发与后期制作方面投入很多精力,片场上她只是演员。这部电影对她的意义很大,不仅是因为她付出了很多心血,还有这部电影对她的私人意义。哪怕是在我看小说时,就能看出她和Ronit很多相同的地方,在她重新诠释下的电影里的Ronit,更是自带着致命的吸引力。电影宣传期,看着她怀着孕,LA、NY各种宣传,screening Q&A、电话采访文字采访视频采访,一样不少。接下来6月还要去巴黎宣传,年底去英国宣传。觉得她为了这部电影付出了太多,真的就像自己的宝宝一样,一定要努力陪它到最后。

电影出来后,评价不错,票房也不错。大家有夸她的、另一个Rachel的、 Alessandro Nivola的。我想她应该是最开心的一个,因为当初想要改编这本书的最主要目的达到了,凸显三个好角色。给您比心,希望您继续下去,找更多有趣的题材和角色,为自己也为其它好演员,制作出走心的电影。

对Rachel McAdams,从来觉得她是很会演戏的人,特别是喜剧和爱情片,个人觉得这种类型要拍好比拍剧情片难。所以对所有惊讶于她在片中演技的人,只想说,你们从一开始就低估她了。Esti,确实是个好角色,有着非常棒的角色弧,这样的角色不多见,把Esti演得如此有层次感的更无法想象还能有谁。希望她今年也能借机有个提名……

Nivola,就真的是一直被人低估无视了。他在采访里说自己以前都是挑角色不挑导演,以至于最后他比电影好。说话有点狂,但可能真的大部分是这样吧。他现在就开始挑导演了,哪怕是演小配角。我对他的第一印象便是《至暴之年》里一个只有两三场戏的配角,说明是管用的。挺不担心他以后的事业,实力在这,方向也对了,人长得还很好看=。= 感觉以后颁奖季会看到他。

更新一个自译双语字幕请品尝=V=

度盘 密码: yn8n

外拐

© 本文版权归作者  Kelsey_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当他们再次回到家中,Esti已经不是原来的Esti了。她向Dovid坦白自己主动亲吻Ronit。在Dovid抑制不住自己咆哮的时候,她大声而坚定地说:It has always been this way with me. No other way. I think I will never be any different than this.她已经渐渐成为自己的小英雄。当发现自己怀孕后,她要求Dovid give her free,希望可以给孩子一个自由的生活环境。


他们都按照自己的方式,继续生活在世界上。

想用这句话来代表Ronit与Esti之间的联系。

Ronit在父亲去世前就离开封闭的社区去往美国。从后面的剧情看,应该是她和Esti的little secret被她爸爸(社区犹太教的领袖人物)发现后不辞而别的。在封闭的社区里,她和Esti的事情传播地无人不知,这是传统犹太社区所不能忍受的。即使她爸爸去世,没有人想通知她回来,报纸的卜告也写着她爸爸没有子女。在Ronit与Esti独处的时候,Ronit多次问Esti是不是不欢迎她回来,她是不是应该离开。其实她的内心还是个孩子,害怕亲人与爱人的责难和嫌弃。


Esti的人物塑造接近于大众,她生活在犹太社区,爱上女生并被曝光,留在社区,嫁给Ronit爸爸认为适合她的Dovid(Ronit表哥)。她是一个表面顺从,内心波澜,不懂声色、循序渐进地追求自己想要的自由的人。她在草坪的大树下,第一次亲吻了Ronit;她告诉Ronit她的父亲去世,希望再次见到她;她在女校当老师,希望可以教育和启发孩子们。Maybe she didn't plan for all, she just follow her heart.即使她没有离开封闭的犹太社区,她依旧做着自己的努力,试图改变自己和改变下一代。

Ronit与Esti,两个不完整的人,两个截然不同的人,像是硬币的两面却又紧密连为一体,因为彼此,完整了自己。她们的命运似乎冥冥中注定会发生,如果当初离开的是Esti,那嫁给Dovid的或许就是Ronit;如果离开的是Esti……那在Hendon等待着的,或许就是Ronit。爱情里,她们没有别的人,她们是彼此The One。

对于Dovid来说,他的违命来自于对传统犹太教思想的反抗。与传统思想不同,他最终接受不分性别的爱情。

《违命》的背景设定,很容易拍成一部——说好听是经典,实际是老旧俗套——的故事,这没什么不好,我也爱这样的电影,去年的《水形物语》便是这样一个换了传统主角的简单童话故事,这不妨碍我爱它。但《违命》的切入点却不一样,剧情上的戏剧冲突被淡化,该发生的事直截了当的发生,处处避免着以为马上会到来的抓马。在这里,宗教不是敌人,男人不是坏蛋,甚至连告发戏都毫无作用。因为所有的重心都放在角色上,他/她们的感受、心境、挣扎、矛盾——每个场景,每句台词,都在刻画着三位真实、复杂、矛盾、立体的角色。你需要做的,就是去感受她/他们。

Esti最后冲向出租差亲吻Ronit,Ronit声泪俱下地说“I love you”。Esti没有跟随Ronit去纽约,也没有与Dovid一起生活。

(不知道算不算是个彩蛋。Ronit给自己挑了Curtis这个姓,与Joy Divison自杀的主唱Ian Curtis同姓。Ronnie Curtis,光从名字就充满着离经叛道的味道)

结局

电影里的Ronit被Rachel Weisz诠释得可爱又令人心碎,你能看见她小心翼翼的不去冒犯这群正统派犹太人,却又处处在破坏规矩;也能看到她被触及底线后争论着女性刻板守旧的职责,反差感碰撞出不少笑点。实话说这个如刺猬般充满着不削与叛逆的Ronit看得蛮享受且有丝丝快感,而且每次Ronit做/说出什么出格得事/话,镜头都移到Esti一脸宠溺的笑,看着Ronit好像在说,是的,这还是我的那个Ronit。

片尾在去机场的路上,她绕道去了她爸爸的墓地,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帮他爸爸拍了照片,弥补了她的遗憾。

旧爱在老房子里重新点燃,更准确的,Esti,让这段旧爱重新燃烧。她们似乎又回到了小时候,亲近自在的聊天,重温着属于她们的老地方。树底下,是Esti主动亲吻Ronit,还是树底下,Esti主动牵着Ronit的手;从白天到天黑,最后走在羽毛球场上,Ronit的正面,Esti的背影。现在Ronit,真是太美了,她倒着往后走,因为眼睛一刻离不开Esti。醉在爱中,大概就是这个样子了吧。然后她靠着栅栏,等着Esti来亲她。

追悼会上,Dovid爆发,他说到Ronit爸爸在去世前所提到的自由,并在所有人面前,给了Esti自由,并强调大家都是自由的。作为一名丈夫,他在应该放手的时候放手,值得尊敬。

-Thank you for teaching me to be brave.

电影关于爱、自由、身份认同、反抗、服从,选择、家——它们融合在三个角色中,串通在同一个故事里。她/他们所挣扎对抗的,是自己的内心。三段旅程,三个不完美的人,三段成长。这是电影很巧妙的地方,你几乎能感受到三个人在能量上的转换,从Ronit开始,Dovid结束,核心是Esti。她/他们彼此作用于对方,最重要的是,Ronit与Esti,像二重奏般,谱写完整的奏章。

本文由澳门游戏网站平台大全发布于影视影评,转载请注明出处:硬币的两面,离开总是比较容易的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