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人向善而已,与14000岁的老男人一起生活

John Oldman,一语双关的名字,来自洞穴的男人,十年换一次生活环境,为的是不要让身边的人觉察出从不老去的他有什么奇怪的地方。这个设定很像《来自星星的你》吧,八成“星你”的编剧是挪用了这个片子的这一设定。

  1. 小说原作者叫 Bixby,和三星的语音助手是什么个关系?查了下没查到。

非常fascinating的一部电影,“如果一个人从石器时代一直存活到今天会是什么样?”只要想想这个创意就让人兴趣盎然,之后引入的生物学,人类学,心理学以及宗教等问题的讨论反倒过于中规中矩,拘泥于“现实纬度”,扼杀了不少想像空间。

刚刚在B站看完了这部下载了好几天的片子,The man from earth,穴居男人,据说是《十二怒汉》似的低成本片子,纯靠角色间的口述、追问、争辩而推动的剧情,全片场景就只有一间屋子,无非里里外外、这个房间到那个房间。在这部电影里面,场景并不重要,围绕世界观的设定而展开的一切已经足够引人入胜。

1. 看到男主说,设想一下,如果有个人……我就猜到了男主是个永生者。首先想到的是博尔赫斯的『永生』,讲述一个永生者如何求死。之后想到的是威尔史密斯的『全名超人汉考克』,(额,好像差得有点远),一个关于永生者一旦爱上一个人就会慢慢失去超能力的故事。都是很有趣的发展。然而这部电影似乎并不一样。

好在影片并没有简单的堆砌各学科的理论,一些细节设计让影片更让人回味。比如人类学家推测如果John真的活了14000年,那么在座的各位中一定有他的直系后代,心理学家——对John的“故事”最为抗拒的人——邀请John参加他的葬礼,然而影片的结尾心理学家因为发现了自己是John的儿子这一残酷的事实死于心脏病。还有当John娓娓道出自己便是耶稣时,生物学家讽刺说:你至少实现了那个千禧年的预言——你将再次降临人间。更有意思的是,心理学家把John关于耶稣的妄想归因于对童年时期父亲形象的抗拒,而后来我们了解到,心理学家才是那个童年父亲角色缺失的人,他把自己的阴影投射到了John身上。

不再赘述剧情,相信豆瓣上有足够多的人会去做这个事情。对我来说,片子最触动我的是三个点:

2. 各位教授开始对男主的记忆开始了质询,主要是基于历史。不过我觉得这部分并不十分精彩,没有看到什么争锋相对的攻辩。

看电影的时候就在想,如果能够和John一起生活,即使只有十年,也会是多么extraordinary。除去嫁给“耶稣”这个诱人的想法,每天与14000岁的老男人八卦闲谈他的老朋友(佛祖、哥伦布、梵高……)也非有意思>_<||||||

1.历史上的伟人
2.心理学家的父亲
3.再次选择爱上一个人

3. 心理学教授来了,竟然叫佛洛伊德,一上来就问死亡,想射男主,然后猜测男主是不是偷走了生命,最后真的拿出了一把左轮手枪。后来发现原来他昨天刚经历过一些事情,所以才会如此失控。算是剧情上的一点小起伏吧,虽然包含了直面枪口的小高潮,但是这个桥段总的还是太短暂,太轻薄了。

a question for John:人类个体是特别的吗?
人们常说,每个人都是特别的,也许这不过因为在我们有限的生命中所认识的人也是极为有限的,从统计学上来说也就是样本不足。如果我们能够如John一般有足够长的时间认识足够多的人,是否就会发现,其实个体没有那么特别呢?在庞大的人类样本中,人与人之间的差别变得不那么显著,甚至会出现极其相似的人。

一,他就是耶稣?10个字以内就能说完的新的新约?基督教核心宣扬的理念是来自东方的佛祖?所谓的“上帝之子”其实是佛祖身边的学徒?

4. 开始了宗教话题,男主大约是圣经里的某个人物。这个桥段在欧洲和美国可能会非常敏感,不过我看了其实没啥感觉。不会等一会儿还会有南北战争吧……

P.S. emule上有人把John误认成了伪装者中的Jarod,细看之下两人还真有些挂像,特别是在受到指责时那种内疚的表情。想想看Jarod和John的相似之处不仅如此,比如两人都必须伪装自己,都在不停的迁移,都通晓各类知识……。

当剧情进行到宗教这一部分,我就隐隐感觉到上帝、耶稣这个话题是绕不开的。曾一度保守地猜想,或许他是渔夫约翰?没想到编剧做了个大死,直接告诉观众:“别瞎猜了,他就是耶稣!”

  1. Chinese box 什么鬼,明明是俄罗斯套娃啊

  2. 结尾太强力,然而并没有让人觉得升华。像 contac 那样说不清道不明的结局不是也挺好的吗。

  3. 封面简直瞎搞,搞这么酷炫,还真以为是个视觉科幻片了。

我承认那一下子我的小心脏还是被揪到了,也因而更好奇编剧要怎么圆这个脑洞。其实故事是那么简单,一个长生不老的青年(这个是全片的设定,无可吐槽),曾经在佛教诞生的那个时代,在佛祖身边勤勤恳恳地做学徒,后来又回到了世风日下的罗马,用自己的方式传播佛教的理念。阴差阳错就被当成救世祖耶稣供奉了两千年。

8. 总结一下:永生题材不是第一次见了,围炉夜话这种形式倒是第一次见,虽然平淡但看起来还蛮舒服的。其他一般。主要是,以宗教信仰作为主要矛盾,我这样的无神论者就不是很感冒,我还是喜欢那种关注情感矛盾的,不管是男主和女主的感情也好,或者是男主和老儿子的情感也好。这种矛盾片子里也不是没有提到,不过都是轻描淡写就过去了……

罗胖的节目里就说过,其实所有的宗教,都在其不断发展演化的过程中为利益集团所利用,为了达到越来越多的统治或者说愚人的目的,宗教外围衍生出越来越多的周边和解说,早就远离了其最开始的初心。

© 本文版权归作者  越锋利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关口知宏在其绘本里面有过类似的表述,非常萌但也非常深刻的一段话:

第一人

孔庙如此豪华绚烂
历代皇帝都造访此地
这些孔子都不知道

孔子也许只是在某棵树下
传道授业而已

那样被称为耶稣或释迦牟尼也不为过
我在孔庙有这样的感触

图片 1

二,在一天之内,一对失散多年的父子重逢了?而且在这期间儿子差点把老子给毙了?最后这个前一天刚丧妻的老儿子也死在了年轻父亲的跟前?

这一条线埋地比较隐蔽,一开始心理学家甚至还没有出现,是带着女学生来的小痞教授听不下去了才打电话给叫过来的。心理学教授来了之后也是带着权威的架势,开始一通心理医生式的尖刻盘问。

当问题越来越深入,谈论到亲情,死亡,心理学教授倒是自己先控制不住了,差点拔枪要毙了John,后来气汹汹地开车走了。而当John得知他妻子昨天刚去世,怕他想不开,就赶紧追出去把枪给留了下来,发现枪内并无子弹。

过了不久,心理学教授平静下来后,又回来给这位老同事道歉,继续听故事。夜色渐浓,John播放着贝多芬的交响曲、坐在壁炉旁,开始围炉夜话,告诉大家他“成神”的故事,而我们的挑刺担当果然也不负众望地再次在大家快要被彻底催眠之前把电灯给打开了。多么巧妙的双关道具!用现代化的电灯亮彻全屋,打破了有催眠感的围炉夜话,电影画面上也是极赞的画面转折,回忆部分的故事到这里,也就嘎然而止了。

John的眼神不再迷醉,回忆上下一万年的故事旅程也结束了。John顺着心理学家的话往下爬,让大家相信他只是一个臭不要脸的骗子,利用大家的学识和好奇,编了一个宏大叙事的唬人故事。大家很恼火,但也有点儿斯德哥尔摩地感谢这一场奇妙体验,夜深了,是时候回家了。

众人纷纷离去,这时候故事到了最后十分钟,照例是打大boss的大逆转、抖包袱环节。在男主和女主含情脉脉地调情时,最先提出要走却因为剧情需要最后才踏出房门的心理学家听到了一个让他震惊的名字:什么?波士顿?什么?你说你是那谁谁?天哪!你还记得大明湖畔的夏雨荷吗?!

已经成神的John回头慈悲地望着他的老儿子,愧疚而温柔地问他母亲怎么样了?后来改嫁了吗?老儿子问你还记得我的狗狗吗?神级父亲点点头,口中念出那只狗狗的名字,老儿子瞬间就被这个名字给击中了,原来眼前的这个人就是当年抛妻弃子的负心汉!而他差点就错手杀了他的亲生父亲!他被这一天当中发生太多事情给击溃了,倒地身亡。

三,知道了那么多这个人的背景故事,仅凭一面之词的“信口雌黄”,加持了那么多的光环,甚至未来自己的孩子也很有可能会遭遇像心理学教授一样的幼年父亲缺失的情况,女主依然义无反顾地走向那辆半路停下来的车,打开车门、走进他的生活?

这一条爱情线相对而言就比较平平无奇,主要是用来调剂情绪和串联剧情用的。而我自己从中却是想到了最多。

或许因为我和我爸的关系的缘故,我从小就对年长男性有一种强烈的追随伺候的冲动。这段话写下来很羞耻play,不过既然要和自己坦诚相待,揭揭这些幽暗角落又何妨?

对于年长的让我尊敬的男性,我总有一种崇拜心理,如果这其中碰巧我还在某种机缘之下与之有过比较深入的交流,了解了一些他也会有的苦恼、挫折,那我内心深处的母性就会完全被激发出来,会有一种强烈的冲动想要通过某种自我牺牲来换取他的幸福、抚平他的伤痛。

就像是片尾的最后,当男主的车欲行又止,女主稍加思索后决定上车追随。那么充满魅力的男性,而且还有故事,还让我给知道了!那么,就是我了,我已经做好自我牺牲的准备,果断把自己的未来压了上去。这完全就是以前的我绝对会做的事情。

然而这种想法,在近半年来正在悄悄发生着改变。

在看完这部片子之后,我想到了《万物理论》里的简,本片的尾声停留在一段爱情的开始就嘎然而止了,就像霍金和简还停留在校园小河旁的草地上快活地round and round。然而,《穴居男人》的故事在这儿就停了,我们不知道后面会发生什么。而《万物理论》的故事这才开头呢,然后我们就知道了,在后面等着简的,是一大堆实实在在的生活琐事和困难,而爱情,纵使再致幻,再打鸡血,也总会有激素耗尽的时候,直面生活的真实面,那样的生活是你想要的吗?

还有迷你剧《霍迪尼》,霍迪尼和妻子的婚后争吵,来自于盛名之下,再无正常人的正常生活。迷人的男性顶着那么多炫目的光环,但对于这样自带高能量运转的人,远远地欣赏就很好,靠近之后很可能会发现那里面存在致命的漩涡。

我想,我很有可能会变成一个不婚主义者。因为我已经越来越不可能放弃自己的生活节奏去迎合另一个漩涡了。

最后,关于时间,关于学习。

这个话题很大啊,可以另外开一个栏目来讲了。不过我想,这一段可以不放到影评里面,仅仅作为我个人感受的记录罢。

片中John讲述自己活了一万四千年的故事,旁边的人一时间简直羡慕嫉妒恨,而John只是淡淡地回应说:其实你也做得到的,我并不是什么超人,这一切只是时间而已。

只是时间而已。如果你有了那么多的时间,你要做什么?这个迷人的问题经常出现在我的脑中。我喜欢把自己的世界观设定在一个前提之下:我是要活150岁的人。如果在一个半世纪的尺度下,人该怎么活?

这样的观念潜移默化地影响了我的很多决策。比如我会更愿意相信未来,而不纠结于当下;再比如我知道不管走向哪里,能陪伴我的从始至终只有我自己而已,所以最好尽早学会跟自己相处的恰当方式。

一旦直面自我,很多曾经矫枉过正的外部表现就显得没有必要。而一旦摆脱了那些维持自我感觉良好的假象,真正重要的东西就会显现出来,那就是时间的积累。任何行动都会在时间的尺度上自行累积,而持续的积累所产生的复利总是能让我的生活充满了惊喜(serendipity)。

本片的设定直接上溯一万四千年,当个体的时间可以如此极端地持续积累,其复利效应之大已经突破脑际。所幸还有一个东西叫做“哥德尔不完备性定理”,作为一个个体而言,他不可能突破其所在的时代限制。在麦哲伦证实地球确实是圆的之前,哪怕John也身处同一个时代,却也没办法提前确信这一点。

从这个角度来看,只要我还活着,就是踩在厚实的前人走出的路基上,我所需要的一切都已经为我准备好了。而我所需要做的,不过就是尽我所能地学习、消化、再学习。

本文由澳门游戏网站平台大全发布于影视中心,转载请注明出处:劝人向善而已,与14000岁的老男人一起生活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